记忆模糊家难回 志愿服务铺归路——吴正(珍)容回家

发布时间:2018-01-31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编 辑:牛 虻

1995年,身怀六甲的吴珍容回娘家探亲。不曾想途中碰上了人贩子,对方以介绍打工为名,把她拐卖到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常安镇东新庄村,嫁给了曹法国。在曹法国家,吴珍容生下了长女,曹梅梅。之后,吴珍容和曹法国的女儿出生。2003年曹法国去世,吴珍容独自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度日。第二年,经他人介绍,吴珍容嫁给了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常安镇南楼村韩东海,婚后生育了两个女儿。2017年,吴珍容年近半百。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每当回想起当年的经历,她依然心如刀绞。她怎会忘记,在遥远的四川,还有自己的家人。父亲在自己被拐那年去世了,留下母亲和妹妹。自己还有两个儿子,如今都应已立业成家。他们到底过得怎么样?一次,吴珍容在电视上看到了《等着我》,寻亲的念头愈发强烈。于是她嘱咐长女曹梅梅前来登记寻亲。

宝贝回家等着我工作组志愿者刚哥接到了吴珍容的寻亲任务,他立即着手核实信息。登记人曹梅梅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原来自己的亲生父亲姓郑,祖籍四川。根据吴珍容的回忆,自己的老家在四川省岳池县贺家沟村。父亲吴*邛(音译),母亲徐伟秀,妹妹吴群正(珍)。刚哥整理资料后发帖,发帖后,刚哥通过网站管理婷找到淡然帮忙查询。很快,淡然查到了贺家沟村及何家堂村村干部的电话。刚哥首先联系了贺家沟村唐主任,遗憾的是唐主任说他们村并没有吴姓人家。接着,刚哥又找到何家堂村村主任,但对方疑心刚哥是骗子,不由分说挂了电话。刚哥转而联系四川志愿者尘埃,请求当地志愿者前往实地进行核查。在尘埃的推荐下,刚哥联系了回归、义男、薰衣草和快乐宝贝,共同对案例进行分析。无奈广安的志愿者再次核实后,得到的结果和刚哥的一样,并且也被斥为“骗子”。

志愿者们转换思路。刚哥推想寻亲人的姓氏可能是“武”或者“伍”,于是大家又开始进行排查,但毫无进展。此时,回归、义男、薰衣草和快乐宝贝提议,让寻亲人回想一下,老家是否有河流水库。果然,一经提醒,吴珍容想起自己曾经在家附近坐过木船。不过这条线索也并没有给志愿者带来什么突破。义男把岳池县辖区总共18个镇25个乡的地名提供给吴珍容,但她依然无法确定;淡然又查到了几个疑似寻亲人妹妹的信息,经过志愿者们的逐一核实,均被排除。正当寻亲工作停滞不前时,吴珍容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前夫的姓名。曹梅梅的生父:郑**,老家郑家沟。义男将查询重点锁定在岳池县镇龙乡郑家沟,并联系到了该镇镇党委书记蒋清明。蒋清明了解情况后,非常热心地帮助志愿者进行查询。他首先询问了几位村社干部,未果。然后,蒋清明告诉义男岳池县郑姓人数众多,并有家族微信群。蒋书记先后联系了岳池县兴隆镇党委书记、顾县镇党委书记及双鄢乡党委书记,请求关注查找。很快双鄢乡党委书记反馈了一条疑似度很高的信息。志愿者们根据此信息,于2017年9月13日驱车前往双鄢乡并最终找到了郑**。

当志愿者们拿出吴珍容的照片时,郑**一眼就认出了前妻。交流之后,志愿者们才弄清楚:郑**的原名为郑学*。吴珍容父亲名为吴*旦,母亲徐登秀,妹妹吴春蓉,老家在广安市岳池县双龙乡(现双鄢乡)保全寺村二组。时隔二十余年,吴珍容被拐卖时又被灌了迷药,因此记忆模糊。

至此,经过15天的紧张排查、梳理、核实,志愿者们终于找到了吴珍容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