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惠惠回家

发布时间:2018-02-05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编辑:南通郁哥

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

抚琴之人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

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烟波桨声里,何处是故乡?

窗外是绵绵的细雨。今夜的风声又敲打着窗棂,思乡的心犹如一粒浸透了的种子,无端地膨胀起来。漂泊了许多日子的梦就模糊地爬上了村中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爬上了那沉默无语的古井,爬上了那低矮寡言的围墙,爬上了那熟悉又模糊的脸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是安徽人,家里三姐妹,我是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妹妹,我记得我小名就叫惠惠。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的小名叫毛孩。我记得我们家姓徐,我爸爸叫徐齐彪、妈妈叫徐小朋,我印象中他们是叫这些音,具体是哪些字却不知道。

我记得小时候爸爸好像去徐州还是什么地方打工。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爸躲在衣柜里喝农药,到现在想起,鼻中隐隐残留农药味。记得我还有个大伯,大伯家里有个姐姐两个哥哥,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记得我家里的地址,但是时间久了都忘记了,却总想不起去哪玩过。

小时候家里因为计划生育妈妈带着弟弟妹妹暂去湖南外婆家,我就跟着奶奶和爸爸在老家。但也不记得过了有多久爸爸跟一个我管她叫姨的人,带着我去湖南我外婆家找我妈妈。我记得我们到了上海火车站,那位姨带我去吃饭。去吃饭的路上,她进了一家服装店后,我一转身就看不见她身影了。

五六岁的我,就这样孤独的伫立在上海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瞬间感到自己的渺小。我想爸爸和奶奶,我想外婆家的妈妈和弟弟妹妹们!我渴望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地方,渴望再次享受妈妈那双温柔的大手,渴望再次看到爸爸那憨憨的笑容,渴望再次依偎在奶奶怀里听故事。

总是相信岁月是有记忆的,会记录下这一路的情深意长;总是觉得年华是会有轮回,长路迢迢,终还将会遇见、抵达。如若下一个路口还能重逢,你我是否还能微笑着记起?

离开父母二十五年了,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我还需要等待多久,才可以遇见我的父母?幸亏遇到了你,宝贝回家志愿者无敌兔!是你,点燃了我寻家的希望,把我从绝望的沟壑拉回现实,让我坚信我的亲生父母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翘首以盼。

 “追求了,不一定成功;放弃了,一定会失败”、“你多往前迈一步,你就离父母近一步”、“你都等了二十五年了,还在乎再等一个二十五年吗?相信我,你不会等太久的”、“你千万不能放弃,因为你的故乡还有人在暗自垂泪等待你回家”、“你要坚信冥冥之中定有一种缘分,会让你转角遇到爱”,每次我低迷失落时、甚至人生不顺时我都会反复读着志愿者无敌兔给我的留言,这些话语犹如暗夜的一盏明灯,照亮我崎岖坎坷的路途。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每次茫无头绪、踽踽徘徊的时候,我总是习惯性的点开志愿者无敌兔发表的我的寻亲帖,看到小梅的疑似帖子以及好多转帖时,心中又是一暖,我坚信:它们会为我铺平回家的路。

余秋雨说: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流水冻了,我在河畔等你;生命累了,我在天堂等你;我们老了,我们在来生等你。

1992年11月19日,爸爸、小姨还有另外三个人一起带金辉去湖南的外婆家去看望金辉的妈妈。时至中午吃饭时候,小姨、金辉还有另外三个人就在上海火车站旁边的酒店里吃饭,爸爸在火车站看行李。大家都没注意时,年仅6岁的金辉就跑丢了。大家赶紧通知爸爸,就在附近找了起来,找了两天两夜没有吃任何东西,后来还找了当时车站周边的民警,没有任何发现,全家人只能失望而归。

叶子黄了,有再绿的时候;花儿枯了,有再开的时候;鸟儿飞了,有再回的时候;你走了,何时能再见你?孩子,还记得你慈祥善良的奶奶吗?还记得家中可爱活泼的光辉、亚辉两个弟弟吗?还有没有忘记你那安徽蚌埠的乡音?还记得你常去的房后的大爷家吗?李香、小回、小牛、毛蛋他们可是陪你一起玩乐打闹过的呀!还记得家附近的水塘和树林吗?那可是你小时的乐土啊!

一笔挥洒万水千山,一笔执写思念缱绻。为你执笔,画尽一片阑珊;为你晕染,在时间长流里慢慢搁浅。一笔相思,一处情长,孩子啊,可否与我们再共处一段水墨流年?

一个安徽当地的志愿者蚌埠@一年在走访过程中,听说有一户姓金的人家曾丢失过一个孩子,并把失踪孩子父亲的电话告诉给了宝贝回家志愿者竹林听雨。后竹林听雨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在苏州打工的失踪孩子父亲,了解详细情况后,第一时间去网站比对,比对出高度疑似的117416惠惠的帖子:同样的失踪经过、同样的丢失年月、以及孩子叫惠惠。比对出来后,竹林听雨帮助孩子父亲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

志愿者重生白莲接到了竹林听雨协助登记的寻找金辉的任务,在联系上金辉的父亲后详细了解了孩子的失踪经过、家庭情况以及孩子有可能的记忆,及时发帖,可惜双方采血并不顺利,重生白莲只有向网站管理九申请采血卡。网站管理九同时联系无敌兔让寻家孩子也采血样寄到网站,将父亲和孩子的血样一起送到上海进行比对。不久,传来佳讯:金辉与无敌兔的惠惠比中!

一花一世界,一念一尘缘。定有一种遇见,如清水涤心,将心相逢的喜悦,定格在时光的门槛上,且行且惜;定有一次花开,能日久弥香,将一季素白的纯美,写意在心灵的国度里,宛如初识;定有一种厚重,能托起一生的幸福,在起起落落的光影中,温暖彼此的岁月山河。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