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飘扬——党员志愿者送离家十一年的严清清回家。

发布时间:2018-01-31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2018年1月20日,在宝贝回家华南党支部志愿者的陪同护送下,离家11年的严清清终于回到的自己的家乡。

案例总结

编 辑:若邻郎

遥望而立住在深圳清湖地铁站附近,每天路过楼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并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任何异样,只是上周的寒潮突袭,令一年四季倘佯在夏季里的深圳市民有些不适,遥望而立是千万忙碌的市民中的一个身影,断崖式的降温也让他猝不及防打了个寒颤,在赶往回家的途中,他突然想到这种天气下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如何避寒,就在念头刚起还来不及继续假设下去时,他发现自家楼下的走廊仿佛在一念间变出了一间简单、破烂、用破旧家具围挡起的避风港。遥望而立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探个究竟,发现在如此杂乱的垃圾堆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睡在破烂的沙发上。

遥望而立的突然出现令年轻人有些愕然,短暂的沉默对视后,年轻人小心翼翼的开了口:“我叫严淇,回家要在桂林转车,家是遵义凤冈的。我想回家,我想找到我的爸爸妈妈”。遥望而立示意年轻人手写一下自己的名字,年轻人特意强调自己的“淇”字。遥望而立有些惊讶,年轻人记得自己的名字和地址,怎么不自己回家。躺在破旧沙发上的年轻人说,自己是14岁时和妈妈在广州走散,自己没有身份证,不记得村里的名字,身上又没钱,原来去过救助站住了一年多,因为不知道家乡的详细地址,救助站无法联系上家里的亲人,在救助站待了一年多,自已跑了出来慢慢流浪到了深圳。

遥望而立突然想到有个宝贝回家寻子网可以帮助走失、被拐的孩子寻找亲人,于是立即加入宝贝回家志愿者队伍,并向网站提供了求助人信息。因为天气寒冷担心寻亲人随时可能会离开原地,第二天一大早,遥望而立和傲霜凌寒约好一起去找到当事人了解其他信息,希望能帮上他尽快找到家人。严淇也没有食言,答应过遥望而立会在原地等他的到来。第二天中午,遥望而立和傲霜凌寒如约到了严淇住的地方,经过一番耐心的沟通,严淇回忆起了更多走失前的记忆:“我的爸爸叫严*军,外公叫胡*号,外公在学校外面卖米粉,妈妈叫胡春梅,我的家是贵州省遵义凤冈县琊川镇天桥乡,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舅舅都住在这里,家住在山坡下,家旁边门口有坟墓,小时候喜欢吃糍粑,用土豆跟花生磨成粉,主要种水稻,吃辣椒,读小学的时候,小学有电脑,小时候放火烧了别人家的房子,家里赔了几万块钱,母亲当时在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工厂打工……我去找妈妈时看到在广州火车站有个地方的墙上贴有我的相片,我看到后害怕赶紧离开了火车站”。若邻郎立即将严淇提到的人员信息提供给丁超、风行者查询,可是并没有在当地找到符合的家庭。

凤冈-回家的路看到寻亲信息后,联系上当地派出所和家人帮忙查找严淇提到的家人; 遵义-小惜第一时间也电话联系上了当地派出所查询,派出所反馈也没有查到他提到的家人信息。若邻郎随即将寻亲信息转入贵州群,曦妈妈说她有一个网名叫开心最美的同学在凤冈县,她马上将寻亲信息发给同学请求帮忙转发打听。仅仅一杯茶的功夫,曦妈妈的同学开心最美便传来好消息,通过朋友圈的大量转发已经找到了凤冈县的亲人,并将家长联系方式发给了曦妈妈;凤冈-回家的路随后也传来消息,身处异地求学的她委托父亲在琊川打听到了这户人家,严淇真名叫严清清,他记得的父母名字均是小名,导致警方在人口信息库里查询不到家长的信息。此时,曦妈妈和开心最美以最快的速度从严清清爸爸和舅舅那获知了他当年失踪的经过。

失踪的孩子叫严清清,生于1992年。父亲严永军(音)、母亲胡俊梅(身份证胡*洁)、外公胡*后。2006年时父母因感情不合离婚,孩子跟随父亲生活。离婚后,父亲带着孩子去到广东省东莞市清溪镇打工,父亲给孩子买了一辆自行车。有一天,孩子骑着自行车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当时父亲四处寻找无果的情况下通知了孩子的母亲和家人,孩子的舅舅当时也在东莞打工,父亲和舅舅及在当地的亲戚朋友等一起在东莞当地四处找寻,并在东莞电视台发布过寻人启事,但都没有任何消息。之后家人一直找了很多年都无果。

大舅听到外甥找到的消息激动的哭了,家人一直认为严清清不在人世了,大舅说当年幺舅因为连着找了几天没休息好,上班时精神恍惚,不慎被机器把右手的无名指切掉了一部分。家人还说严清清记得的父母的名字都是小名,提到的其他信息也全部相符,尤其是放火烧了别人家的房子,当年家里赔了人家几万块这事千真万确。

父母得知儿子找到的消息后,立即驱车从贵州赶往广东深圳,父母眼里早已饱含了热泪,他们或许在自责婚姻的破碎令孩子找不到想要的依靠,甚至后悔不该将孩子单独关在狭小的出租屋令儿子做出了离家的举动。更令他们庆幸的事,一个路过的陌生人的善举,他们苦寻、思念11年的孩子一夜间被一股股暖流的接力下,平平安安交到了他们的手上,他们携微笑和感动在南国深圳留下了一张难忘的全家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