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飘扬——党员志愿者送离家年二十八年的唐小兰回家。

发布时间:2018-02-11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2018年2月11日,在宝贝回家西南党支部志愿者的陪同护送下,离家24年的许梅梅终于回到的自己的家乡。

案例总结

编 辑:苍穹孤鹫   整 理:下里巴人

幼小不幸离开家,从此父母在天涯。

如今已为孩儿母,想念家乡与爸妈。

家,在大多数人的心中,是一个充满温暖的所在,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而在本案例寻亲人唐小兰(现姓名:黄飘雪)残存的记忆中,更多的是冰冷,甚至是一种植根心底挥之不去的恐惧。

记忆中自己姓唐(音),名字叫唐小兰(音),大家都叫我小兰(音)。爸爸叫唐安建(音),家在农村,在家的附近上过幼儿园。父母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离异,母亲再婚远嫁他乡。对母亲没有任何记忆。父亲后来再婚,模糊的记忆中爸爸让自己叫妈妈的这个女人名字叫杨国群(音)或者艾国群(音),或者亲生母亲姓艾(音)、继母姓杨(音)。

爸爸好像经常都不在家。我天性就贪玩,加上天生性格倔强、叛逆,被继母打骂就自然成了家常便饭。然而,继母的打骂反而激起了更加强烈的逆反心理,从五岁起就开始有离家出走记录,每次逃到外公和姨妈家,但没过几天就被送回,每次回家就免不了又一次暴打。反复多次后,身体上的疼痛让我彻底绝望了。从此内心谋划着更远的一次出逃。

1990年夏天的一个上午,7岁的我走出家门了。这一次朝着外公、姨妈家相反的方向出走。不记得走了多久,我漫无目的来到一个镇上,已经是日落黄昏。有幸被好心人收留,记不得第二天中午怎么就走出好心人的家,随便上了一辆停靠在公路旁的大客车。一路昏睡,天黑到一个大城市下车,最后才知道是重庆市沙坪坝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不知道流浪了多久,最后被从事搬运工作的养父发现,带回了自己重庆市长寿县的老家。随养父改为现在的姓名:黄飘雪。

初到养家,我感觉像出笼的小鸟那样欢快,虽然也有时想想家里的亲人,但很快就被新鲜感充淡了。岁月流转,我从当年少不更事的的小姑娘变成了大人。对童年、对家、对家里亲人的记忆随时间一点一点的磨蚀,一切变得那样的模糊。但内心对家、对亲人的思念却在肆意疯长。多少次努力,想在梦里把散落的一颗颗记忆珍珠串起,但每次都被满面的泪水唤醒。

家,一个失去才懂得珍惜的地方。这是我如今的切身感受。特别是成家有了自己可爱的女儿后,更体会到了做父母对子女的那份爱心。想想当初不懂事离家出走,自己的爸妈会多难过?这么多年他们是怎样渡过的?找没有找过自己的女儿?这一些问题时常刺痛着自己,让自己夜不能寐。但家在哪里?茫茫人海,日思夜想的的爸妈又去了何方?已经完全迷失了自己。

爱心凝聚助回家,川渝联动细询查。

百转千回均排除,坚持不懈想办法。

黄飘雪的故事在朋友圈里传开后,有同事告诉唐小兰,有个宝贝回家寻子网可以免费帮助寻亲,2017年02月19日,唐小兰正式登记寻亲。宝贝回家寻家组志愿者小惜接到这个帮黄飘雪寻家的任务。小惜立即联系了黄飘雪,在仔细沟通后,挖掘到唐小兰记忆中的家乡种有很多竹子,家家都有编织竹席出售的传统。看见过家附近种有很多蓖麻。小惜于2017年02月19日整理发帖,帖子发出后,小惜在网站论坛家寻版块搜索,没有符合唐晓兰情况疑似家寻案例。一个月后,宝贝回家重庆群志愿者苍穹孤鹫无意间看见这篇寻家帖,寻亲人的遭遇深深打动了他,看见与寻亲人同住一个城市。于是主动联系到小惜,提出要协助小惜帮助孩子寻家。3月15日,在小惜的委托下,苍穹孤鹫带唐小兰到北碚区公安分局打拐办采了血,同时苍穹孤鹫用唐小兰记忆中父亲的名字唐安建、继母的名字杨国群,请求打拐办警官帮助查询,但一无所获。

苍穹孤鹫对唐小兰仔细询问,反复开导,唐小兰记起继母有个弟弟,在附近一个镇上的玻璃店划玻璃,脚有点残疾。她还特别提到一条线索:两年前唐小兰夫妻曾经回长寿老家看望养父,饭间问养父知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已经有些老年痴呆的养父想都没想,随口一句“你来自三汇嘛”。之后任凭唐小兰夫妻百般询问,养父就是三缄其口,不愿多吐一个字。于是苍穹孤鹫让唐小兰凭记忆画出了家附近的山川、道路、房子布局的草图,加上把挖掘到的信息整理成详细文字,跟帖在唐小兰的寻亲帖下。

小惜随后成立了唐小兰案例讨论组,讨论组志愿者立即对唐小兰案例进行分析、讨论。经过讨论,大家基本上可以确定从家乡的镇上到沙坪坝区行程是5个小时左右;结合90年代的路况、车况、和车流量,也基本确定距离在150公里左右。经过大家的查询,当年主要是来自四川省广安地区、华蓥市区域、川北南充地区车辆从沙坪坝城区进重庆主城。重庆市属区县主要是北碚、合川、铜梁、潼南,以及渝西地区的大足、永川、璧山、荣昌等区域的车辆经过沙坪坝进入重庆主城。所以,唐小兰的家必定在这个广大的区域内的某个乡镇。

志愿者合川-云首先提到一个疑似地,就是重庆市合川区香龙镇的流溪河村周边,通过看卫星地图,发现这里不论是山形地貌、河流、道路、包括地图里那所学校和学校操场里那棵大黄桷树,都高度疑似唐小兰所画地图。这里紧邻110省道,是四川广安、华蓥地区的车辆进入重庆的必经之路,这里一直以来就有竹编传统。经打听,这个村当年还真有一个女孩失踪,而且合川-云还在邻近的乡镇双槐街上,打听到当年镇上玻璃店的确有一个患小儿麻痹症的跛脚男子。消息传回讨论组,一时间大家群情激奋。然而,经合川—云找当地村干部核实,这家丢失女孩的家庭信息完全和唐小兰的记忆对不上。当合川—云千辛万苦联系上双槐镇上那位曾经经营过玻璃店的跛脚店主,最后证实他家的亲戚中也没有人当年丢失过孩子。面对这样的结果,苍穹孤鹫并不死心,他通过香龙镇政府联系上了周边所有村的村干部,让各村的村干部帮助寻找,经过一番折腾最后也是一无所获。

继而大家把注意力转向唐小兰养父提到的地名“三汇”。经查在重庆市周边地名叫“三汇”的总共有三个,一个是重庆合川区的“三汇镇”,一个是四川省渠县的“三汇镇”,另一个是重庆潼南县的三汇村。志愿者风的传说和雪海连云也在跟帖里提到合川区三汇镇和四川省的渠县三汇镇。

经查,当年四川达州渠县三汇镇到重庆的公路客运的确要经过沙坪坝区,周边有竹编传统,被誉为“四川省竹编艺术之乡”。但这里离重庆沙坪坝区230公里,当年行车要7—8个小时,这和唐小兰的记忆不符合。再说襄渝铁路穿城而过,但7岁走失的唐小兰却对家乡关于铁路、火车没有任何记忆,所以渠县的三汇镇在讨论中被排除。

而重庆市合川区的三汇镇,志愿者苍穹孤鹫对那里比较了解,那里离沙坪坝只有80多公里,车行时间不到3小时,那里没有竹编传统,襄渝铁路线在那里设站,这些都和唐小兰记忆不符合,所以被果断否决。

又有志愿者提出是否这个“三汇”二字是其他谐音字,是否应该是“三合”、“三会”。志愿者倾城、风的传说、追逐梦想都跟帖提到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有个三合乡。但经苍穹孤鹫找南充市当地志愿者讨论,证实当地有竹编传统,当年也有大面积种植红麻的历史,但这里距离重庆市沙坪坝距离有270公里左右,当年行车时间要8个小时以上,这里显然对不上。

志愿者重庆—千百度提供线索,重庆市长寿区洪湖镇有个三合村,这里有竹编传统,这里距离重庆市区当年行车时间差不多要4—5小时,但经过讨论组志愿者了解,当年长寿方向进重庆市区的车不经过沙坪坝城区,这一线索最后也被排除。

这时志愿者傻大哥跟帖提供线索,家寻编号:34385在孩子失踪时间、人像比对很相似,失踪地点也恰好是四川省渠县三汇镇,但失踪过程和唐小兰的记忆相去甚远,最后也被排除。

9月份,小惜经过查询,唐小兰的血样已经入库,但没有比中信息。一条条线索给大家带来希望,一条条线索又在失望中被否定,从寻亲人到案例讨论组的志愿者们都普遍出现了焦虑情绪。寻亲工作进入了死胡同。

沉寂了一段时间后,苍穹孤鹫调整了思路,认为还是重点从有竹编传统的区域入手寻找。经过查询,了解到渝西的大足、潼南、荣昌有编织竹席的传统,特别是大足的三驱镇、铁山镇、中敖镇一带素有“中华竹编之乡”的美称,这里几乎家家都以编织竹席为生。这个区域也符合唐小兰记忆中家乡所有的条件。这个想法得到了志愿者雨若琴弦的支持,同时天蓝蓝也根据唐晓兰叙述的坐车路线走访了大足当年跑重庆方向大巴车的老司机,他们叙述的路线和唐晓兰说的是吻合的,从这点唐可以肯定就是三驱一带的人,而且三驱打席子的说法也对上了。雨若琴弦托熟人到潼南三汇村区域去打听扩散消息;高原的风专门制作了网帖图片在大足、合川区域扩散;苍穹孤鹫找荣昌志愿者讨论,志愿者雨玹提出当年荣昌区域没有乡镇直达重庆的客运车,所以荣昌被排除。高度疑似区域最终被锁定在了重庆市大足区,尤其是铁山镇、三驱镇、中敖镇一带。

警民合力搭平台,现场深情把事言。

千人垂泪有线索,柳暗花明终团圆。

2017年12月初,寻家孩子王志强在志愿者帮助下成功找到重庆是大足区三驱镇的亲人,宝贝回家重庆群准备组织志愿者送孩子回家认亲,同时和当地警方联合搞一次打拐、防拐宣传活动。苍穹孤鹫突然想到:如果把唐小兰带到现场,让她当众诉说自己的寻亲故事,说不定会出现奇迹,这虽然有些碰运气的成分,但毕竟值得一试。当这个想法一提出,就得到了活动组织者重庆志愿者天蓝蓝的支持,天蓝蓝立马就和大足警方沟通,安排了这一环节。12月9日,活动现场唐小兰走上舞台,声泪俱下诉说着自己的故事。正在这时,一个志愿者急匆匆冲上舞台,一把抢过唐小兰手上的话筒,一边高喊:“有消息了,有消息了。”一边把唐小兰拉下舞台。这戏剧性的一幕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懵了。原来在台下一个老年妇女听了唐小兰的述说,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一家人,他家情况和台上寻亲人情况完全对得上,她就是这家人的孩子。不想声音很小的一句话被一个人群中的志愿者听见了,才发生了前面喜剧的一幕。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现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经警方了解,这个老年妇女提供的信息基本和唐小兰的记忆一致。目前唐小兰的父亲和继母生活在新疆,亲生母亲生活在浙江省。警方联系到她亲生父母后分别给双方采血快递回重庆警方入库。2018年2月1日,警方传来了唐小兰和大足的疑似父母DNA比对成功的消息.这个让川、渝数十名志愿者关注了快一年的寻家案例终于尘埃落定。2月11日,唐小兰就要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护送下回家和父母团聚了。祝福他们一家久别了28年的重逢。

本案例被讨论、关注接近一年,前后有数十名川渝志愿者不间断的参与。由于篇幅有限,恕不能一一表述出来。感谢大家的辛勤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