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的终结——李红艳(李秋艳)回家

发布时间:2021-04-13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2020年10月29日,宝贝回家其他寻人工作组志愿者太阳雨接到任务,当天上午联系到登记人后,太阳雨听到了一个悲惨的故事。

登记人是帮自己的母亲寻找娘家人,母亲是1995年时被登记人的父亲骆先生在河边发现,当时母亲二十多岁的样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趴在河边用手捧水喝,眼中除了惊恐,再也看不见其它。骆先生试着与她交流,但她不发一言,善良的骆先生便将她带回家,给她买了衣服,做了饭菜。在她吃饭时,骆先生惊讶的发现,她的一口牙竟然全是坏掉的,不知道是被人打的,还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儿,骆先生观察到她有了些许平静,便试着问她从哪里来,但她只是摇头,不说话,这时骆先生才意识到,这个女孩是个聋哑人。

后来,女孩便暂时在骆先生家住了下来,骆先生还带着她去镇上安了假牙。时间长了,骆先生发现女孩常常一个人躲着哭,猜想她是在想家,便一次次试着与她交流。慢慢的,可能是发现这个男人是真心待自己好,女孩安下了心,终于陆陆续续写下了一些家庭信息:爸爸叫李昌勉,妈妈叫黄均方,哥哥叫李永迲,哥哥叫李永香,姐姐叫李月环,姐姐叫李秋丽,她自己叫李红艳。直到这时,骆先生才知道原来女孩叫李红艳。但为难的是,李红艳只知道这些姓名,对于自己家在哪里,她完全不知道。

李红艳虽然不会说话,却会写字,骆先生猜想她在流浪之前一定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姑娘,只是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打击,才让她变成了如今这般惊恐、不安、毫无同龄人的朝气。此后,李红艳除了哭泣,再也提供不出任何有效的线索。无家可归的她,也许意识到了留在骆先生家,才能让她不再受到与之前同样的伤害,李红艳开始帮骆先生洗衣做饭种田操持家务,这个单身汉的家,开始有了一丝生活的烟火气。

几年后,孩子们陆续出生,骆先生高兴之余还是想为妻子找家,但数年过去,李红艳还是如初来时一般,没能回忆起家在哪里。但即便是这样,骆先生也还是感觉到很幸福,甚至幸运,因为妻子的到来,改变了他的生活。心灵手巧的妻子不仅有文化,还很有见识,五个孩子的名字都是妻子取的,就连孩子们冬天穿的毛衣,都是妻子一针一钱织出来的。这样一个女人,上天怎么会不眷顾她?也因此,骆先生从未停歇过帮助妻子找家的脚步。

大女儿一天天长大,也将母亲的伤心无助看在眼里,夜里,也常常感觉到身边的母亲在流泪。也许是因为思家心切,寻家无望,李红艳的脾性也渐渐有了改变,甚至有些怪异,经常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家里人也都能理解她,从不忍苛责。后来,女儿长大了,便想着接过父亲的班,替母亲找家。女儿试着与母亲沟通,但当女儿问及:我们去找外婆,外婆在哪儿?李红艳就没办法正常回答,除了哭泣,就是害怕,连比带划的表示,有很多人抓她,打她,她害怕。每次的交流都以母亲歇斯底里的恐惧告终,多年的噩梦缠绕,母亲连个踏实觉都没睡过。

实在没有了办法,女儿选择了网络,她在宝贝回家登记了替母亲寻家的信息,希望志愿者能帮母亲找家。其他寻人工作组太阳雨在与女儿交流后也犯了难,除了姓名、身高、失踪时间以及聋哑之外,什么信息都没有,这怎么找?太阳雨只得暂时根据现有信息在论坛发帖:

约1970年出生约1995年流浪广东省吴川市樟铺镇  (聋哑)李红艳寻亲493092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502707-1-1.html

 

 万没想到的是,在骆先生、女儿甚至太阳雨看来,如此希望渺茫的寻亲,竟然在发帖后短短几天,就被志愿者坐看云卷云舒找到了线索。

茫茫人海,坐看云卷云舒凭借着李红艳提供的几个名字,不断的变换谐音字,在全国毫无目标的进行排查,工作量之大,耗力之艰辛,可想而知。真的是应验了那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坐看云卷云舒硬是在广西南宁找到了李红艳的疑似家庭,父亲李昌免、母亲黄均方,李红艳真名叫李秋艳,是家里的老大,家中还有个弟弟。目前父亲健在,母亲已经去世。

坐看云卷云舒立即联系了李秋艳的弟弟,据弟弟说,姐姐是在1994年莫名失踪,到现在家里人也没闹明白姐姐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这几十年,家里也是一直在找姐姐,母亲去世时,是带着遗憾走的,家里就父亲和弟弟两个人,只要一提起姐姐,就相对无言……

李秋艳怎么从家里出来的,我们根据经验猜想还是因为拐卖,但在被拐后之后,是什么让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了落魄无依、惊恐万状的流浪女,我们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如今,李红艳也已有儿有女,有家有丈夫,过去种种也许依然在她心底最深处难以抹去,我们最简单的期望,就是希望在找到亲人后,再也不会从噩梦中惊醒,能睡个安稳觉,对她,对她的丈夫、孩子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