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飘扬——党员志愿者送离家30多年的林光琴回家

发布时间:2019-05-01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2019年5月1日,离家30年多的林光琴在“宝贝回家”的帮助下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宝贝回家华南党支部志愿者的全程陪同护送,见证了这感人的时刻。

编    辑:云    谷

2011年7月18日下午2点38分,在贵州遵义习水县温水镇,宝贝回家志愿者护送从小被拐走的周冬平和王伟回到他们的亲生父母家。车刚到温水镇八公里以外,就看到了道路两旁停放着的数十辆迎接他们的车队。车上都悬挂着小旗,上面统一写着“十八年的期盼”。两人一下车,立即被潮水般涌来的乡邻簇拥着,省道302出现了短暂的交通中断。在前方,人们打出欢迎周冬平和王伟回家的横幅,礼炮在空中炸响。大约半小时后,交通才恢复了畅通。车队进入温水镇,欢迎的场面又是另一番景象。成千上万的乡邻涌到街口。镇上的五星社区请来了腰鼓队,和满街热心的乡邻一道,将两人迎接到家。今年60岁的赵福香老人告诉记者,这是他记事以来镇上最隆重的一次欢迎仪式。“虽然这是两个家庭的事,但实际上也是我们镇18年所期盼来的奇迹。”乡邻们将周家围得水泄不通,希望见证周家一家团聚的喜庆场面。

这一轰动的场面,在贵州多个电视台播出。播出的第三天,参与此案工作的志愿者云谷接到了一个显示为贵州遵义的电话,电话里的这位母亲,一开口就带着哭腔说:“我想请你们帮我寻找我的女儿……”长达半小时的通话中,这位母亲一直在哭泣,加上贵州口音,云谷实在没办法完全听清她的诉求。云谷只好告诉这位母亲,会有贵州的志愿者跟她联系,而且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助她寻找女儿。

经过贵州志愿者听雨的沟通,我们终于知道了这位可怜的母亲这些年到底经历什么。
  

这位妈妈名叫肖泽群,她丢失的女儿叫林光琴,当时只有两岁半。

林光琴家住贵州省遵义市,1989年正月,林光琴的爸爸带着姐姐回到四川老家,两岁半的林光琴和妈妈留在家里。此时,同村的刘世伦和黎银邦来到家里来邀妈妈一起做生意,他们告诉妈妈沿海一带做尼龙袜生意钱比较好赚钱,一斤尼龙袜才三块钱。妈妈是做小菜生意的,计算一下卖袜子比卖菜划算的多了,就答应和他们一起前往广东进货。

妈妈本想等丈夫和大女儿回来交代之后,再启程前往广东。但等了几天丈夫和大女儿都还没回来,刘世伦再三叮嘱妈妈要想做生意就要快,去晚了怕人家抢了生意。妈妈担心带女儿一起出门,孩子太小没人照顾,家里也没人照看。刘世伦知道妈妈的顾虑后,告诉妈妈,在途中他和黎银邦会帮忙照顾两岁半的林光琴,而家里则有刘世伦的爱人帮忙照看,不用担心。

于是妈妈就放心的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刘世伦的爱人,同时将家的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准备去广东进货。此时,刘世伦劝说妈妈将钱放在他那里以便安全保管。妈妈把钱交给刘世伦后,刘世伦和黎银邦把林光琴母女带到广东省普宁县一位郑姓人家里,以休息为由再次停留。妈妈当时怀有身孕,一路上十分疲惫,所以就应承下来。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妈妈发现黎银邦和刘世伦不见了,于是她抱起女儿就要去找俩人。姓郑的一家人拦住妈妈说刘世伦已经把孩子卖给他家了,要走可以,但要把女儿留下来。妈妈把被骗的经过告诉了这郑家人,希望能取得他们的同情,放自己母女回家,但郑家人说三千多元不能就这样白白的不见了,要她回贵州把刘世伦找回去还他三千元钱,他就把女儿还给妈妈,还一再保证这段时间会好好照顾孩子。

无论妈妈怎样苦苦央求,郑家人始终不为所动。无奈,几天后妈妈只能拿着郑家给她的50元车费踏上了回家的路。可50元哪里能够支持妈妈从广东回到贵州?妈妈一路辗转几经辛苦才回到遵义,但是从遵义到家还有很长一段路,妈妈实在走不动了,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同村的好心人,向他说明自己的处境后,好心人帮她购买了回家的车票。

妈妈回到家后发现自己家里的东西早已被刘世伦家洗劫一空,爸爸回来后曾去刘家想讨回自己的女儿和财物,反而被刘家人打伤。爸爸妈妈在报警以后,刘世伦因此被判刑九年,但因为各种原因林光琴则没能被解救回来。

之后爸爸和妈妈数次前往广东寻找女儿,但郑家人已经搬离原来的住处,夫妻二人在当地人地两生,语言不通,根本无从找起,只能含恨返回家中。随着时间的过去,爸爸因为思念成疾,于2011年5月去世。妈妈因为哭得太多,左眼已经失明。22年了,妈妈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被迫远离家乡亲人的林光琴,希望能够知道她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再听她叫一声妈妈。

从2011年接到林光琴妈妈的求助以来,广东的志愿者几次发起该案的核查。根据林光琴弟弟提供的线索,说林光琴现在的名字可能叫郑梅梅(事后证实这是错误信息),志愿者小居查到一个疑似养父,但都因为线索太少,人力不够而不得不中止。一直到2018年,潮汕志愿者的力量开始发展,广东的志愿者就又开始为这个案例劳碌起来。这次案例的重新开启,还是从小居当时查到的地区开始。

2019年1月中旬,普宁志愿者传来好消息,养父母郑家已找到,关键是他们确实有个年龄相符的养女,但据说这位养女来自四川,而不是贵州。普宁志愿者许泽杰,通过他广泛的人脉,最后查清楚了这个疑似林光琴的地址和电话,普宁志愿者小陈马上与疑似林光琴通了电话。

据小陈的了解,疑似林光琴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而且也很希望找到自己的亲人。但因为当时太小,没有任何记忆,只是听养父说自己是四川人。听说宝贝回家志愿者可以帮助她找亲生父母,她很高兴,而且答应抽时间去采集DNA。但是没过两天,疑似林光琴变卦了。

志愿者小陈通过了解得知,原来是郑家养父知道她要寻家,嘴上说不介意,但养父对林光琴说她来自四川,不是贵州,亲生父母当年是自愿将林光琴留在当地。可能是为了宽慰林光琴,养父还说如果她想回去可以随时回,说他有林光琴亲生父母的电话和地址。

这么一来,林光琴就变卦了,再也不愿意按志愿者建议主动去采集DNA,只说有时间就会去。这时,云谷想到揭阳打拐办朱警官,立马向她求助。朱警官了解情况后,要求普宁的打拐干警郑警官去找疑似林光琴采集血样。郑警官电话通知林光琴来采集血样时,林光琴先是以忙碌作为推脱的借口,后声称自己的父母在四川而非贵州。郑警官不甘心,直接来到林光琴所在地的派出所,让派出所干警通知林光琴到派出所来一趟。林光琴来了以后,二话不说,郑警官就给她采集血样,第二天就送到试验室。不到三天,DNA结果出来,证实林光琴就这位贵州妈妈的女儿!

至此,在云谷心头回响了8年的林光琴母亲的哭声,可以慢慢地散去了!希望林光琴在母亲另一只眼睛还完好时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