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支部:我们是你的眼——徐健寻家

发布时间:2020-08-25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编 辑:梦 恩     整理:然 丁

 

2020年8月21日,被拐多年的徐健在“宝贝回家”华南支部志愿者的帮助下踏上了他回家的旅途,让我们期待明日的重逢。

眼前黑暗,心中迷茫,狠下心来寻家也是内心过于孤独了吧。自从双目失明以来,他更加害怕寻家,怕找到以后家里人会嫌弃自己残疾了,但是又渴望寻家,在一次次失败的求助之后,是同事帮他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登记了寻亲信息,而他,就是我跟进的寻亲人——邵幸。
        他记得自己叫许健,或者是徐健,他说他想寻找自己的家人,尤其是母亲。因为记忆中母亲的影像是模糊的,而唯一和母亲关联的影像也是父亲去舅舅家接自己和哥哥妹妹回自己家的情景,除此之外再无印象,母亲在哪里,是做什么的,一直是个难以解开的谜。
        联系上邵幸是2020年6月8日,通过语音,我们聊了很久。按照邵幸的描述,我搜集到很多信息,这里面有亲人的名字、家乡的风貌等。经过整理,我马上在宝贝回家论坛发布了许(徐)健的寻亲帖:
        约1981年出生1989年左右疑似从四川重庆巴县拐卖到河南的许(徐)健寻亲 483793bbhj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489649-1-1.html
        发帖时已经接近午夜,没想到仅仅半个小时后,宝贝回家的“活地图”志愿者風的传说就以徐健描述的“长沟公社”地址作为突破口进行查询,并跟帖标注出了疑似地点。
         第二天一早,重庆志愿者媛妹仔通知我,让我和重庆武隆志愿者路取得联系,经过路与武隆区沧沟乡宣传统战刘委员以及沧沟乡大田村综合专干杨华沟通,得知大田村有一个名叫“徐健”的孩子多年前失踪。
与此同时,杨华专干为确保信息真实可信,加入宝贝回家全国接待群,并提供了徐健堂兄徐小波的联系方式,之后徐健的另一位堂兄徐小江也通过接待群与我取得联系,询问徐健的现状。
        为了准确无误,我通过徐小波联系上了疑似父亲徐培志,和老人家聊了很久,他很坚定的说这个寻亲人许(徐)健就是他儿子徐健。当年因为妻子早逝,生活所迫,不得已把三个孩子寄养到兄弟姐妹家,自己去新疆打工,不曾想把徐健弄丢了,内心也万分自责!如今听到他的消息,老人家总是忍不住哽咽!
        根据网站规定,必须要有亲子鉴定作为科学依据,才能结案!我就请求路协助,协调了身在新疆的疑似父亲徐培志和广东中山的邵幸做了血样比对!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这期间徐培志老人总是打电话来问我徐健的情况,老人看出了他眼睛的问题,担心是不是人贩子把他眼睛搞坏了,是不是在外受了很多苦!我解释说徐健的眼睛是后来身体原因自己慢慢失明的,没有受到人贩子身体上的迫害。徐健其他的堂兄弟也通过宝贝回家接待群陆续找到我,急切的了解徐健的情况,看的出,家人是很惦念他的!
        时间艰难的熬到了2020年8月9日,比对结果终于出来了。我打电话先告诉了邵幸,他叫徐健,家是重庆武隆的。虽然自己做好了找不到的准备,虽然自己内心也曾经因为失明,放弃了寻家的动力,但是听到这个结果及家人的热切盼望时,他还是哭了。
        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是妈妈呢?妈妈在不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把爸爸的电话号码给了他,让爸爸给他说说当年的事儿。听说他们父子聊了很久,之后的几天他几乎天天给爸爸打电话,一聊就是很久很久。而此时,我们的任务并没有结束,还有一个更难的任务:回家!
        徐健双目失明,一个人出行不方便,而从中山市坦洲镇,到重庆市沧沟乡,需要几经周转,对于正常人来说都是一种挑战,而他回家的路就更难了!但是,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从不会被问题难倒,我和媛妹仔通过查询,以及和重庆广东两地的志愿者雨涵、路、若邻郎、施施然商议,最终认为乘坐飞机的方案最好。广东志愿者将徐健送到距离坦洲镇最近的珠海金湾机场,并帮他办理好特殊旅客值机服务;重庆志愿者在重庆江北机场接机,并为他安排好当晚的住宿,次日再将他护送到沧沟乡的家里。
        就这样,我帮徐健订购了机票,2020年8月21日下午,中山志愿者迷儿、征途、东方一杰、无心、劲草、固雕完美的完成了送机任务。但是让所有人为之感动的是,在重庆江北机场走出机舱的一刻,接机的志愿者发现广东中山宝贝回家志愿者征途肩负起了徐健眼睛的使命,他竟然随行而来,一路悉心照料徐健,直到和重庆志愿者顺利会合。
        你眼前的黑暗虽是一如既往,可你的心底将是充满光亮!我们是你的眼,带你回家,护你安全,2020年8月22日,武隆区沧沟乡,徐健终于要回家了,让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