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从H点到J点的行程问题——韩新涛回家

发布时间:2020-10-01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一道从H点到J点的行程问题
 
——韩新涛回家
 
编 辑:然 丁
 
        已知从H点到J点距离350公里,甲乙双方分别从两个端点出发,相向而行,请问多长时间可以相遇?有人会说: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行程问题,告诉我速度,马上给你答案!


        这确实是一道行程问题,但却与数学无关。因为甲乙双方虽然都在日夜兼程,走的却不是直线,更何况,他们走的更多的是备受煎熬的心路,幸运的是最终他们相遇了。这道试题的正确答案,是32年。
 


J点出发的甲方

        J点:陕西省铜川市某镇某村
        甲方:韩卫俊、屈慧芳

        1988年农历十一月初九,是让韩卫俊和妻子屈慧芳留下刻骨铭心记忆的日子,就在这天,他们马上过五岁生日的儿子涛涛丢了。当时韩卫俊正在村里的煤矿上班,屈慧芳独自在家料理家务,同时照顾涛涛和波波两个儿子。当天下午,屈慧芳在屋内洗衣做饭,两个孩子如往常一样,在屋外玩耍,等屈慧芳喊孩子们吃饭时,回来的却只有小儿子波波。

        韩卫俊在村里遍寻无果,确定儿子涛涛失踪后,选择了到当地的户县派出所报案。根据事后多方拼织出的不完全线索网,判断涛涛疑似是被来村里煤矿拉煤的司机给拐走了,但因当时的拉煤车较多,且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今天完善的监控设备,想要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韩卫俊和屈慧芳从J点出发了。一年、两年、三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韩卫俊自己的身体状况开始变得越来越糟,多年的繁重工作,让他积劳成疾,可他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因为他坚信,终有一天能和涛涛相遇,而妻子屈慧芳却扛不住了,多年来的忧思过度,导致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经常是自己一个人半天默默无语,又或者几个小时不停歇的重复“涛涛!涛涛!……”

        2015年年底,通过邻居,韩卫俊向宝贝回家网站寻求帮助,希望能找自己失踪的儿子韩新涛。家寻工作组志愿者九月九在反复与韩卫俊联系获取相关信息后,先在宝贝回家网站的论坛发帖,后又发动其他志愿者在各大论坛、QQ群和微信群进行信息的转发扩散,并通过韩新涛小名“涛涛”、大眼睛、皮肤白皙、头有双旋、肩部有胎记等做为关键词在网站的论坛进行搜索和对比,一时却没有结果。

        DNA基因检测是目前非常有效的判断亲缘关系的技术手段之一,检测的第一步就是血样的采集。2019年1月,九月九通知韩卫俊夫妻进行采血,考虑到韩卫俊夫妻年龄大,出行不便,九月九求助到西安志愿者断线断线不畏艰险,顶风冒雪独自驾车奔赴铜川,上门帮韩卫俊夫妻采血制样,再邮寄到宝贝回家总部,终于完成韩卫俊夫妻的DNA数据入库。

        韩卫俊知道,虽然还不清楚血样的检验结果,但冥冥中他有一种预感,儿子韩新涛距离他已经越来越近,相遇的时刻就快要到了。

H点出发的乙方

        H点:陕西省安康市某镇某村
        乙方:陈旭东

        1989年冬天(实为1988年底),是陈旭东脑海中记忆的初始时间点,这年四五岁的他被一个男人背在大衣里面,走了许久的盘山公路,来到了他后来生活了十多年的“家”里。

        “家”里除了陌生的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姐姐,“陈旭东”是他们给他取的新名字。然而,为了避免引起村里人的非议,陈旭东在这个新家并没有待多久,就被送到了亲戚家寄养,直到八九岁年纪才被接回来。

        十岁时,陈旭东得知,自己不是现在的爸爸妈妈亲生的孩子,此时的他,虽然没有能力将寻找亲生父母的想法付诸行动,思亲的心却早已从H点出发。

        养父母的家庭条件并不好,陈旭东小学上到三年级就辍学了。从此以后,他每天的生活就是放牛、放羊、砍柴……十四五岁时,陈旭东被亲戚带着外出打工,小小年纪,又是第一次离家远行,一度让他感到深深地失落和孤独。每当他对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的思念涌上心头时,他只能一个人在晚上望着月亮偷偷哭泣,好像月亮会将自己的思念传递出去……

        长大成人之后的陈旭东很少回家,也许是因为他内向的性格,导致他始终无法融入养父母的家,只要回去,避免不了的就是几番争执。平常陈旭东非常喜欢观看央视的《等着我》栏目,有段时间曾经一期不落,每次看节目的时候,他就会哭着想自己的亲生父母,想他们是否也曾想要找到自己。

        陈旭东早在2014年就在宝贝回家网站进行过寻亲登记,2019年年底,原本的跟进志愿者退出,恰巧此时,寻家工作组志愿者糖豆豆浏览到陈旭东的寻亲帖,就主动要求将这个任务承接过来。此时再次与跟进志愿者取得联系,陈旭东并不热情,原因是登记四五年都没有任何好消息,他一度有些绝望。面对陈旭东的不信任和不自信,糖豆豆首先耐心解释,进而平和劝导,成功获得了陈旭东的认可。

        糖豆豆一边指导陈旭东成功采集血样入库,一边努力安抚他焦虑不安的情绪,并告诉他:“你有多爱你的孩子,你的父母就有多爱你,甚至加倍的爱着你,而且肯定用能想到的方式满中国的寻找着你,寻亲本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坚持不放弃……”

        糖豆豆的话让陈旭东感到宽慰,闭上眼睛,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脸上写满沧桑,互相搀扶着,走在寻找他的路上。

甲乙双方相遇

        2020年4月初,宝贝回家的网站管理彤九月九糖豆豆发来好消息,韩卫俊、屈慧芳和陈旭东的DNA检测比对成功,陈旭东就是韩新涛!

        甲方韩卫俊和屈慧芳以及乙方陈旭东终于相遇了。在这一段漫长的旅途中,双方走得都非常辛苦。血缘割舍不断,思念长挂心头,再苦再难,也没有迫使双方停下相向而行的脚步。

        让他们成功相遇的钥匙,除了许多志愿者的不懈努力,还有他们各自的一份血样,最重要的是他们始终保有的坚定信念:一定要找到对方,坚持不放弃!

        铜川和安康,同为陕西省,一段350公里的回家路,双方耗时32年,如今的涛涛又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这道行程问题还将继续,只不过目的不再是为了相遇,而是相伴并行,“你们虽未能陪我长大,我却想陪你们变老”。往后余生,可能风雪,可能平淡,可能清贫,可能荣华,只要涛涛和父母能在一起,互相陪伴,就是这世间最大的幸福和甜蜜。

        原帖链接:
        寻找1983年出生1988年失踪陕西铜川市瑶曲镇衣食村(陈家山矿机电四队)韩新涛161720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257589-1-1.html
 
        约1984年出生1989年左右被拐卖到陕西省安康市的陈旭东寻亲90751
        
https://bbs.baobeihuijia.com/thread-471001-1-1.html
 
编后记:
        宝贝回家的每个成功案例都是全体志愿者以及各界爱心人士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结果,我们向每一位参与案例的志愿者和爱心人士致敬,他们在案例的沟通走访、排查对比的过程中做了很多默默无闻的工作。因编辑无法亲身参与寻找,加之编写时间相对紧迫,所以在案例编写时,难免会对案例的内容细节或参与的志愿者有所遗漏。为进一步细化完善总结内容,真实还原寻找过程,如发现案例总结内容有不妥,欢迎了解和参与案例的志愿者提出修改意见,随时与案例编辑网站管理彤(2022399556)依依(539683555)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