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党支部:往事并不如烟——寻找当年另一个被拐儿童谭金胜

发布时间:2020-09-17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编  辑:琉璃白 整理:梦

1994年5月12日,时年8岁的四川省开江县永兴镇的谭金胜在放学途中失踪,从此下落不明。

2012年9月13日,宝贝回家家寻工作组志愿者灵魂独舞在论坛上发出这篇家寻帖的时候,似乎并未想到这一次的团聚将要等待那么久。

9月15日,寻家工作组志愿者老中医跟帖:这个孩子与赵永勇失踪的时间相差不久,可以查查是否同一伙人贩子所为。老中医是赵永勇寻亲案例的跟进志愿者,就在9月11日,赵永勇回到了亲人的怀抱。

赵永勇,一个为宝贝回家志愿者所熟知的名字,一个让人心疼又敬佩的孩子。他一家的遭遇令人悲愤唏嘘。1992年左右,年仅四五岁的赵永勇和母亲、弟弟一起被拐,被拐的每一个场景和母亲被害时的画面深深印刻在他脑海里。二十年后,他长大成人,冒着被人贩子报复的危险,毅然决然地向宝贝回家发出了求助信号……最终在警方和宝贝回家的帮助下,他找回了久违的温暖的家,找回了已经憔悴苍老的父亲,也找回了自己,却再也找不回当年带他们兄弟出门的母亲——一年后,在人贩子的指认下,在那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警方找到了赵永勇母亲的遗骸……

2013年3月17日,和赵永勇同时被拐的弟弟宽宽被找回。

而谭金胜呢?相近的失踪年份,相似的失踪地点,是否跟拐卖赵永勇兄弟的人贩子有关?

2013年5月17日,灵魂独舞在跟帖中证实了这个猜想,根据警方调查结果,诚如老中医先前猜测的那样,拐卖谭金胜和拐卖赵永勇一家三口的的确是同一伙人,人贩子业已被警方抓获。但灵魂独舞又不无遗憾地写到,在警方解救的被拐人员当中,并没有谭金胜的身影。据人贩子供述,谭金胜被卖往福建莆田。警方曾多次前往寻找,但未找到,谭金胜目前仍下落不明。

此后几年间,再无进一步的线索浮出水面,案例搁置……

2018年6月,在灵魂独舞指导下,谭金胜的双亲在当地警方采血。

2019年12月23日,因个人原因,灵魂独舞退出家寻工作组,志愿者心洁接手跟进,继续寻找谭金胜。但也许是时间间隔太久,也许是谭金胜家长换了电话,心洁始终联系不上他们,只能一遍遍的添加他们留下的QQ号。

2020年1月2日,心洁终于加上了家属的QQ,但仍未得到对方回复。

1月5日,志愿者涛哥带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接警方通知,早在2017年,谭金胜父母的DNA就比中了福建的一个被拐孩子小邱,但是由于小邱留下的联系方式失效,三年来,警方想尽办法也未能找到小邱。为完成DNA二次复核,要尽快联系上谭金胜家属和小邱进行采血。

心洁多次联系谭家留下的QQ,几天后终于得到回复。联系人是谭金胜弟弟,得知心洁的来意后,他添加了心洁的微信,且提供了新的联系方式。

此时心洁意外得知,在他想尽办法联系谭家父母时,他们也因为联系不上志愿者,于2019年6月再次在网站登记了家寻信息,并由志愿者火狼女跟进。心洁查询后果然找到了火狼女发布的寻找谭金“盛”的帖子。两位志愿者商议后,考虑到已进入复核阶段,决定由心洁继续跟进。

而在寻找小邱的过程中,志愿者淡然虽然竭力找到了一个联系方式,但这个电话依然无效。心洁遂求助网站管理梦和网站管理彤。

4月28日,数月之后,网站管理彤终于了解到了小邱的近况,但由于种种原因,仍然未能找到小邱的联系方式。

6月22日,公安局张警官通过各种渠道辗转联系上小邱,然而,小邱顾虑重重,一直处于矛盾中。张警官没有放弃,好不容易把他找到,怎么能让他再度失联?张警官反复沟通,苦口婆心劝导,最终打动了小邱,答应配合采血。由于小邱远在福建,且自己采血不便,在网站管理梦的协调下,由福建志愿者发哥、邱上校、努努三人上门为小邱采集了血样。

在找到小邱的同时,警方也通知了谭金胜父母二次采血。

一个期盼已久的答案呼之欲出。

2020年8月8日,志愿者涛哥告知心洁:DNA复核比对成功。是他!谭金胜找到了!

从(第510、511例)赵永勇案例总结,到这篇(第3454例)谭金胜案例总结,中间八年时间过去了,当年另一个被拐儿童谭金胜终于要回家了。从第510、511例到第3454例,有一路走过的艰辛,有数千个家庭的团圆,更多的是天下无拐的真心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