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重水复 柳暗花明——罗买群回家

发布时间:2021-05-06 文章来源:党员信息化平台 责任编辑:宝贝回家

她想回家,但不知道家到底在哪。离开34年了,家越来越远。

她记得自己叫罗买群,爸爸叫罗少民,妈妈叫张德芬,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叫罗元友,在她9岁的时候,爸爸和姐姐相继去世,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人和她说外面挣钱容易,把她骗了出来,当天下午3点左右离开家,走了一夜山路,第二天凌晨坐上汽车,晚上换乘火车,到河南把她卖了。三十多年来,罗买群遭遇了重重磨难,更加思念自己的亲人,无数次在梦中哭醒。每当孩子喊妈妈,她都想起自己的妈妈,年迈的妈妈不知身体怎样,哥哥好不好?他们是不是也在到处找自己?还有她背着长大的小外甥,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记得自己的家在贵州省的织金县太平镇白果村,村里有一百多户人家,屋后有一棵很大的白果树,附近很多山,还有一条大河,去外婆家要坐船过去。

她没读过书,不识字,河南到贵州千里遥遥,罗买群不知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家,见到日夜思念的亲人。看到别人与家人团聚的场面,由衷地羡慕,幻想着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终于,她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请朋友帮忙为自己在宝贝回家网站做了寻亲登记。

寻家工作组志愿者男人如山接到任务,当天联系了寻亲人收集资料。由于罗买群不识字,只能用语音交流,罗买群努力使用普通话,但由于方言的差异,交流仍有障碍,妈妈张德芬被听成了张柏飞,至关重要的村庄名称被莫名其妙地漏掉,帖子中只有白果树,没有白果村。

面对确切的家人姓名,还有不大的地域范围,男人如山并没有过早乐观,经验告诉他,看似柳暗花明的目标,往往有一个山重水复的过程,世上没有多少云淡风轻。果然,经过一番查找,织金县没有太平镇,与织金县同属毕节市的金沙县有一个太平乡,被寻亲人否定,她记得有邻居在织金县城开饭馆,经常回家,应该是不远,而金沙县太平乡距离织金县城有二百多公里。男人如山在织金县找到两个太平村,从地图上分析,织金县龙场镇太平村接近寻亲人的描述。

帖子被志愿者大量转发的同时,另一条战线也在紧张进行。志愿者淡然提供了两个疑似哥哥线索,经过核实一个被否定,另一个联系不上。时间一天天过去,每年一次的贵州寻亲大会也在准备中,男人如山建议罗买群参加大会,由于不得已的原因,她退缩了,并要求暂停寻亲事宜。

寻亲停顿下来,但男人如山不甘心,罗买群也不甘心。12月,有网友向志愿者小秀才提供线索,联系不上的疑似哥哥有了下落,现在织金县纳雍乡,小秀才找到了附近可能提供帮助的人,遗憾的是,经过核实,这个罗元友也被排除了。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贵州志愿者谢红臣。这个韧性十足的志愿者对罗买群案例很有信心,提议建立讨论组攻克这个任务。讨论组建立了,谢红臣建议让寻亲人做一个视频,由贵州志愿者进行深入分析,但当时罗买群还没有明确表示,这件事只好先放下。2021年3月10日,纠结多时的罗买群终于决心继续寻找,男人如山当即请谢红臣与寻亲人直接对话,随后建立讨论组,并将寻亲人拉进。这个办法果然奏效,谢红臣、心洁、王斌、织金小艾用当地方言引导提问,唤起了寻亲人沉睡的回忆。她想起去外婆家要走一段路,然后坐船过河,再走很长的路,路过一个叫鸡场的地方,她说的外婆家在大丰县,被谢红臣果断地确定为大方县,她还想起妈妈说过背她去六合看病,捡回一条命,她还听说过志愿者提出的“以那架”这个地方,她这次说到的白果村没有逃过众人的注意。几轮对话下来,大家把范围划定在织金县与大方县交界的洪家渡库区、六冲河一线,以此为圆心,对搜索到的白果村、白果寨、白果组、白果冲,逐个分析排查,最终确定重点核实板桥乡白果村和官寨乡白马村白果组。

心急手快的织金小艾很快查到了两个目标村干部电话,心洁马上就打电话核实。然而,第一轮的回复并没有给大家带来期望的结果,两个最有希望的地方都被排除了。板桥乡白果村王主任反馈当地没有姓罗的人家,也没有同龄失踪人员;官寨白马村陈书记反馈当地仅有三户罗姓人家,但没有我们要找的人,村里发生过被拐案件,孩子已经被找回。陈书记所在的村庄虽然没有要找的人,但是他对此事极为关心,敏锐的心洁抓住机会加上了陈书记微信,把寻亲人的信息和志愿者分析意见发给了对方。不负所望,一个半小时以后,热心的陈书记发回微信,说以前八步区化处乡有一个白果寨,就在洪家渡附近,符合寻亲人的描述。这是一个拆乡并区前的地名,甚是难查,地图上也没找到。一个小时后,心洁终于查到了陈书记所说的白果寨具体位置:织金县八步街道沟边社区白果组,更好的消息是:这个村没有因为水库建设被移民。

峰回路转,讨论组振奋了!虽然已是晚上八点半,王斌和织金不懂依然立刻驱车前往八步街道。在路上,织金不懂通过八步街道办事处政法委王书记找到了罗买群哥哥的电话,通过电话初步核实,家庭成员姓名与罗买群的记忆丝毫不差。男人如山看了一下时间,从开展讨论到尘埃落定仅仅10个小时。

第二天,王斌和织金不懂来到八步街道办事处,由王书记带领找到罗元友家,详细询问罗买群丢失的经过。老妈妈双目噙泪,紧紧抓住志愿者的手,颤抖着,久久不愿松开,仿佛一放手女儿又没了踪影。罗买群出生在1975年,1985年爸爸和姐姐相继离世,妈妈改嫁在附近,罗买群和哥哥一起生活。1988年农历八月二十六,哥哥去八步赶集,回来就不见了妹妹,到派出所报案后,焦急的母子俩在附近找了多日没有下落,再也没有力量扩大寻找范围,只有悲痛伤心。

一切都水落石出。哥哥的小名叫元有,户籍上的名字叫罗文俊,难怪前面根据户籍找到的罗元友被一一排除。被男人如山当成目标的太平村,原来是附近的大平寨。

收集完资料,王斌和织金不懂又指导双方完成DNA采血事宜,等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11点钟。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当DNA比中的喜讯传来,讨论组里沸腾了!5月3日当晚,贵州志愿者在贵阳迎接罗买群与姨妈,住宿一夜之后,4日一早,由贵阳志愿者驱车将罗买群送回织金,与母亲团圆!